• 1
  • 2
尚贤以崇德,维权以为民——辽宁文扬律师事务所
公众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话:0415-2162997
手机:13591519737
邮箱:lnwyls@163.com
人身损害赔偿
 
程某、关某诉毕某、刘某、李某、黎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2015-9-2 8:37:22 阅读次数:4410
    原告诉称:两名原告系程某某的父母。2012年5月3日下午,被告毕某、刘某、李某、黎某与原告其子程某某共同饮酒,程某某于晚上19时50分才过去与四名被告相聚。之后四名被告对程某某进行劝酒,并于当晚22时喝酒结束后,让称某某驾车载着四名被告从凤城前往丹东。该车在丹东市振兴区花园路304国道6公里+622米处肇事,车辆撞至路灯致使程某某死亡。被告毕某系肇事车辆的所有人又是发出饮酒邀约的行为人,并且被告毕某明知涉案车辆有遮挡号牌的事实仍将车辆交由程某某驾驶,具有过错,故原告请求被告毕某对此次事故承担全部责任。赔偿两名原告死亡赔偿金409340元、丧葬费19356.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22802元,共计551498.5元。被告刘某、李某、黎某作为一同饮酒者,劝受害人程某某喝酒,因其先前行为负有在后的保护和照顾义务,因此应就赔偿数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辩称:涉案车辆的确是被告毕某所有的,但事发当日是程某某私自驾驶毕某的车辆前往丹东并发生事故的,车辆全部撞毁了,被告毕某才是受害者。4名被告并未劝死者案外人程某某饮酒。案外人程某某是完全行为能力人,并有驾驶资格,本人应知道如果饮酒或者疲劳驾驶车辆可能造成的后果,故应当对自己的行为及所造成的后果承担全部责任。
法院认定的事实如下:2012年5月3日20时许,死者程某某同被告毕某、刘某、李某、黎某共同吃饭喝酒。当日22时30分左右死者程某某驾驶被告毕某所有的轿车,载乘被告毕某、刘某、李某、黎某,从凤城前往丹东。中途被告黎某下车离开。车辆沿丹东市振兴区花园路304国道由北向南行驶至304国道6公里+622米弯路处时,由于程某某超速行驶及驾驶员操作不当,致使车辆市区控制撞到路边灯杆上,程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被告毕某、刘某、李某、受伤,车辆严重损坏。事故发生时,涉案车辆有遮挡号牌的事实。经交警大队认定,死者程某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毕某、刘某、李某无责任。经公安局刑事技术鉴定,死者程某某的玻璃体中每100毫升含乙醇12毫克,被告毕某的玻璃体中每100毫升含乙醇61毫克,被告刘某的玻璃体中每100毫升含乙醇69毫克,被告李某的血样中未检测出乙醇成分。经法医鉴定,死者程某某是复合外伤并休克,颅脑损伤等原因导致死亡。
    法院认为,行为人因为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侵权责任。本案中,首先,案外人程某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其应当知道饮酒后驾车的危害,但其在饮酒后有驾驶机动车的行为,缺乏对自身的控制。并且涉案交通事故经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死者程某某付事故主要责任,被告毕某、刘某、李某无责任。死者程某某因违规操作及超速行驶导致事故发生,对自身损害结果应负主要责任。
其次,饮酒驾车为道路交通安全法所禁止的行为。本案的四名被告作为共同饮酒人,基于先前的共同饮酒行为即对程某某产生酒后安全注意义务,其履行义务存在瑕疵,不但没有有效阻止程某某驾驶车辆,反而乘坐其驾驶的车辆,故被告毕某、刘某、李某、黎某应当各自承担5%的民事赔偿责任,并且四名被告对上述款项互负连带责任。
    被告毕某作为涉案车辆的所有人,知道或应当知道驾驶人因饮酒依法不能驾驶机动车,仍将车辆交由死者程某某驾驶,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具有过错。同时,被告毕某遮挡涉案车辆号牌的行为更在一定程度上为死者程某某的超速驾驶行为提供了心里的支撑,故结合本案实际,法院确认被告毕某除承担上述5%的民事责任外,还应承担20%的民事赔偿责任。
关于原告提出四名被告对案外人程某某具有饮酒邀约行为及劝酒行为的意见,因原告没有提出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法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提出涉案车辆未缴纳交强险,投保义务人即本案被告毕某应承担责任的意见,没有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关于被告提出案外人程某某当晚系在别处喝酒,与四名被告一起吃饭时并未饮酒的辩解意见,因被告为提出证据予以证明,故对该辩解意见,法院不予采纳。
    原告请求的赔偿数据,依法院合法确定的数额为准,超出部分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毕某、刘某、李某、黎某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各自赔偿原告程某、关某死亡赔偿金4093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22802元、丧葬费19356.50元,合计551498.5元的5%为27574.925元,总计27574.925×4=110299.7元。
    二、被告毕某、刘某、李某、黎某对上述款项互负连带责任。
    三、被告毕某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除上述款项外,还应赔偿原告程某、关某死亡赔偿金死亡赔偿金4093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22802元、丧葬费19356.50元,合计551498.5元的20%为110299.7元。
四、驳回原告程某、关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毕某、刘某、李某、黎某上诉后,二审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