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尚贤以崇德,维权以为民——辽宁文扬律师事务所
公众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话:0415-2162997
手机:13591519737
邮箱:lnwyls@163.com
其他案件
 
王某诉徐某共有纠纷
2015-9-2 8:54:30 阅读次数:5102
委托人:王某
代理律师:矫春阳
诉讼地位: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
    原告诉称:1998年7月,原告丈夫徐某某与被告徐某各出资11000元购买了姜某的五间瓦房。徐某某。徐某系亲兄弟,购买房屋后,各居住两间半。2013年2月,徐某某因交通事故死亡。2013年3月,被告将涉案房屋所有权变更登记在其名下,侵犯了了原告丈夫的共有权,也侵犯了原告及原告子女的继承权。故提起诉讼,请求确认原告为争议房屋共有人,并更正登记涉案房屋所有权人。
    被告辩称:涉案房屋系徐某个人所有。1998年7月,徐某与弟弟徐某某和舅舅卢某一同去房主姜某家协商买房子一事,经协商,房屋作价22000元,当即交定金2000元,由姜某给徐某出具一份收据,同年8月交付余下20000元,姜某又给出具一张收据。两张收据均注明交款人为徐某。同时签订了购房协议。买房后,由于弟弟徐某某无房住,结婚后就居住在该房中至今。房屋产权已变更登记在徐某名下,徐某购姜某的房屋是善意取得。原告没有证据证明涉案房屋存在共有关系。故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责令原告迁出该房屋。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王某丈夫徐某某与被告徐某系同胞兄弟。1998年7月,被告徐某与其弟徐某某及舅舅卢某一同到姜某家,协商购买姜某房屋一事,经双方协商,房屋作价22000元,现付定金2000元。同年8月,被告徐某与其弟徐某某及舅舅卢某来到姜某家,交付余下房款20000元,同时签订了购房协议。两次付款,均由姜某出具收据,其中20000元的收据上注明“今收到徐某房款贰万元整”。涉案房屋交付后,被告徐某与其弟徐某某婚后先后入住该房中。王某丈夫徐某某于2013年2月因交通事故死亡。2013年3月,被告徐某取得涉案房屋的所有权证。房屋所有权人为徐某,共有人为其妻子丛某。庭审中证人姜某证实,买房协议共有两份,一份是原始买卖协议,另一份是被告为办房证签订的协议,也就是被告在法庭上提供的这份。另查,被告购房时未与丛某结婚。
    法院认为,涉案房屋为原告王某丈夫徐某某与被告徐某共有。买卖双方就房屋买卖事宜曾签订过二份协议,一份为原始购房协议,另一份是被告为办房屋所有权证所签协议。庭审中被告提供的协议应应认定为被告为办房屋所有权证所签订的协议,因签订原始买卖协议时被告妻子丛某并未与被告结婚,该协议上有丛某签字不符合客观实际。庭审中,原告要求被告出示原始房屋买卖合同,该合同被告庭审中自认在其手中持有过,但在办理房屋产权登记后撕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十五条的规定: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结合其他证人证言及徐某、徐某某入住涉案房屋多年的事实,上述证据足以认定涉案房屋系原告王某丈夫徐某某与被告徐某共有。原告主张共有关系于法有据,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九条、九十三条、第九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诉争房屋为原告王某与被告徐某共有;二、被告徐某协助原告王某对争诉房屋所有权更正登记。
    徐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涉案房屋为上诉人购买,房款由上诉人所交,涉案房屋归上诉人是有证据支持的;一审法院询问六名证人一节是无效的,该六名证人均不是原购房时现场目击证人,均不知情,全靠推测进行出证,不应得到法律支持,不能作为证据使用;被上诉人在一审中应对自己的主张提供证据,本案不属于举证倒置案件;被上诉人不能向法庭提供徐某某出资购买涉案房屋的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败诉后果;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原审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王某二审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涉案房屋是由徐某和徐某某各出资11000元共同购买姜某的房屋,但未办理产权过户,当时签订协议载明徐某、徐某某各出资11000元,但在一审时上诉人未向法庭提供该协议;购买涉案房屋后,徐某和徐某某的户口均落户在涉案房屋处,并各自居住在二间半房屋中,各自修建院落、围墙;2013年2月,徐某某因交通事故去世,同年3月,徐某私自将5间房屋名头落在自己名下,侵犯了共有人的合法权益,被上诉人认为原判清楚,应予维持。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为提供新证据。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同。
    二审法院认为,涉案房屋购买于1998年7月,上诉人徐某夫妻与被上诉人王某夫妻曾各自居住在涉案五间房屋的两间半房屋中,上诉人与其弟的户籍均落户于涉案房屋所处地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均自结婚后分别居住在涉案房屋至今。上诉人自称购买涉案房屋当时买卖双方曾签订一份房屋买卖协议,时过近十五年后的2013年,上诉人在其弟去世后的短暂时间内,以减免房屋过户费用为由,又与涉案房屋的原房屋所有人及房屋出卖人签订第二份房屋买卖协议,并称办理涉案房屋过户后已将原始房屋买卖协议撕毁,第二份房屋买卖协议载明的时间与原始房屋买卖协议签订的时间均为1998年7月,上诉人妻子在第二份房屋买卖协议上签字不符合情理,故第二份房屋买卖协议本院不予采信。上诉人在其弟去世后,在办理涉案房屋过户前,应将涉案房屋的原始买卖协议向其弟媳出示,一次证明涉案房屋买卖的客观事实,上诉人对其私自撕毁涉案房屋的原始买卖协议,应承担证明原始房屋买卖协议内容的义务。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本照诚实信用、等价有偿的民事审判原则,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理由,因未提供适格证据证明涉案房屋买卖协议的客观事实,故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至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徐某申请再审,再审理由为,姜某出具的收据可以证明涉案房屋为徐某出资购买,而王某未提供徐某某出资的相关证据。一审法院依职权对六名证人进行询问是无效的。一、二审以徐某对其私自撕毁涉案房屋的原始买卖协议,应承担证明原始房屋买卖协议内容的义务属使用法律错误。综上,徐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王某提交意见称: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依法维持。徐某申请再审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王某的丈夫徐某某生前与徐某共同购买了姜某家的房屋,购房款是2.2万元,当时签订了买卖协议,并且买卖协议由徐某和徐某某共同签订,所以涉案房屋为徐某和徐某某共有,因此徐某申请再审不符合客观实际,应当依法驳回。
再审法院认为,本案在购买涉案房屋时有一份房屋买卖协议,双方对此均无异议,但该购房协议在徐某某去世后,在办理涉案房屋过户前,应将涉案房屋的原始买卖协议向王某出示,以证明涉案房屋买卖的客观事实,现徐某私自撕毁,应承担证明原始房屋买卖协议内容的义务。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一、二审判决认定涉案房屋为徐某与王某共有,并无不当。至于徐某提出一审依职权对六名证人进行询问是无效的,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因此法院裁定驳回徐某的再审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