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尚贤以崇德,维权以为民——辽宁文扬律师事务所
公众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话:0415-2162997
手机:13591519737
邮箱:lnwyls@163.com
文扬动态
 
最高院关于第三人撤销之诉裁判要旨
2016-6-21 14:54:17 阅读次数:4496

阅读提示:《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以及《民诉法司法解释》第十四章正式确立了我国民事诉讼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通过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检索至2016年6月16日,共检索到涉及第三人撤销之诉60件最高法院判例。全国上传的案例3311件,本文对该60件判例进行筛选、整理,共编辑以下12则判例,供大家学习参考。
特别提示:
①作者:辽宁文扬律师事务所------张平律师。
②联系方式:电话:0415-2162997  13464567097.
③转载、下载、复制、使用本文需要注明作者
一、陈日英房屋买卖合同第三人撤销之诉案:
--------最高法(2014)民一终字第160号
①夫妻一方对外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其配偶不具有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主体资格
②夫妻之间对房屋是共有的关系,属于必要共同诉讼人,(与第十个案例有相同之处)
裁判要旨:本案争议焦点是陈日瑛起诉是否符合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条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可见,只有能够成为原诉讼中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和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才具有提起撤销之诉的主体资格。陈日瑛与谢贵铭系夫妻关系,讼争房屋亦是在其婚姻存续期间购买,为陈日瑛与谢贵铭共同所有。因此,陈日瑛不是黄立奋与谢贵铭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中的第三人,不管其是否曾申请参加该案诉讼,陈日瑛均不能提起本案第三人
二、江苏博盈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丁军、富麦东升无锡有限公司申请再审(第三人撤销之诉)案。
-------最高院:(2015)民审字第2569号裁定书
①股东无权就公司与他人之间的诉讼行为提起提三人撤销之诉。
②提起第三人之诉的条件
裁判要旨:本院认为:
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博盈公司是否属第三人撤销之诉的适格主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第三人撤销之诉是针对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裁定、调解书的内容错误,损害未参加原诉审理程序第三人合法权益的情形,赋予该第三人提起诉讼以撤销或者变更生效裁判保护自己权益的诉讼程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百九十二条之规定,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而未参加诉讼时,应当允许其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第三人撤销之诉实质属纠错程序,其主体条件为原诉审理程序的有独立请求权或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其程序条件系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自己的事由未参加原审诉讼;其实体条件包括有证据证明生效法律文书全部或部分错误。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是指对于已经进行的诉讼,就其当事人之间的争议,没有独立的请求权利,但案件裁判结果影响其实体权利,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参加到诉讼中的人。在丁军与富麦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原审期间,博盈公司虽然是富麦公司的原股东,但是,案涉纠纷的合同未针对博盈公司约定权利或义务,且本案生效法律文书也未涉及到博盈公司的权利义务,根据民事法人独立原则以及合同相对性原则,博盈公司既不是案涉合同纠纷的原告、被告,也不是第三人。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执行后,在查找被执行人财产过程中,发现博盈公司在投资富麦公司时有抽逃出资行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0条之规定,以抽逃出资为由,追加博盈公司为被执行人,该追加行为产生一个新的法律关系,该法律关系的基础本质上属于公司法调整的范畴,是股东与公司之间根据公司章程形成的投资权益法律关系,在该法律关系中,如果股东与公司产生纠纷,应当另行寻求救济途径解决,与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合同关系无关。因此,博盈公司不是丁军与富麦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的第三人,其主张有权对本案执行依据的生效法律文书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于法无据,应予驳回。(最高院2013民一终字第210号与本案类似)
三、王春霖诉辽宁万泰房地产有限公司第三人撤销之诉案
------(2015)民申字第2311号
①行使优先受偿权的主体应仅限于承包人,实际施工人不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的权利。
②工程价款包括承包人为建设工程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实际支出的费用,不包括承包人因发包人违约所造成的损失。
裁判要旨:最高院认为,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这一规定,是建设工程承包人(以下简称承包人)在其应得工程款范围内对其施工的工程折价或者拍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的法律基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在此基础上规定:“一、人民法院在审理房地产纠纷案件和办理执行案件中,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认定建筑工程的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二、消费者交付购买商品房的全部或者大部分款项后,承包人就该商品房享有的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不得对抗买受人。三、建筑工程价款包括承包人为建设工程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实际支出的费用,不包括承包人因发包人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四、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
鉴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系法定优先权,因其具有优于普通债权和抵押权的权利属性,故对其权利的享有和行使必须具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实践中亦应加以严格限制。根据前述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应当同时具备以下条件:第一,行使优先受偿权的主体应仅限于承包人,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并未赋予实际施工人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的权利。第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应当合法有效。《批复》第三条规定,优先受偿的工程价款包括承包人为建设工程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实际支出的费用,不包括承包人因发包人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合同被确认无效的,当事人承担的是返还财产和根据过错程度赔偿损失的责任,即具有普通债权属性,故无效合同中的承包人不应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第三,可以行使优先受偿权的工程应当限于承包人施工的,且在性质上适宜折价、拍卖的建设工程。根据前述规定,法律赋予承包人对其施工的凝聚其劳动和投入的建设工程折价或者拍卖所得价款的优先受偿权。不属于承包人施工的工程,或者在性质上不宜折价、拍卖的工程,则不属于可以行使优先受偿权的工程范围。第四,行使优先受偿权应当严格遵守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的行使期限。即在发包人经催告未在合理期限内支付工程款的,承包人应在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六个月内行使优先受偿权。
本案中,建设工程的承包人是市政第十工程处和东方市政公司,王春霖只是该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不符合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的可以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主体资格;王春霖实际施工的工程是小区的部分道路排水工程,该排水工程属于分项工程,且在性质上不宜折价、拍卖,亦不符合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的该工程系其承包且按照工程性质可以折价或者拍卖的条件。因此,王春霖作为实际施工人,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没有法律依据。此外,另案生效民事判决已判令万泰公司向王春霖支付工程价款,即王春霖作为实际施工人向发包人主张工程价款已获支持。原判决在其论理过程中作出的部分认定虽有不妥,但其驳回王春霖诉讼请求的结论正确。
四、田原抚养费纠纷(第三人撤销之诉)案
-----------最高院(2014)民申字第1115号
①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案的原告人承担举证责任,证明原判决、裁定错误:
②未经同意将夫妻共同财产赠与小三的行为无效, 应予返还。
裁判要旨:本院审查认为,田龙未经妻子马树婷同意擅自将夫妻共同财产赠与曹围,侵犯了马树婷享有的夫妻共同财产权利,这种赠与行为应认定为无效,曹围应返还田龙赠与的相关款项。申请再审人田原认为生效判决侵犯了其合法权益,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内容错误,田龙转入曹围账户的款项及为曹围购买商品房、车位的消费款项已有在案证据予以佐证。赠与行为与抚养费问题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田原如果认为自己需要生父田龙支付相关的抚养费,可以另案提起诉讼进行救济。
因田原的起诉不符合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受理条件,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3)沪一中受初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不予受理田原的起诉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3)沪高受终字第18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并无不当。
五、陈连芳、与邹林波第三人撤销之诉案
---最高院(2015)民一终字第279号
①第三人撤销之诉,撤销的只能是判决的主文,不包括审理查明和法院认为部分。
裁判要旨:本院认为:司法解释是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在审判过程中如何具体应用法律、法令的问题进行的解释,是对法律的释明。司法解释虽是在被解释的法律实施后制定,但应视为被解释法律的一部分,具有溯及力。故在本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施行后,所有的民事案件,无论是一审案件还是二审案件均适用该司法解释。上诉人主张该司法解释不适用本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关于的解释》第二百九十六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是指判决、裁定的主文,调解书中处理当事人民事权利义务的结果。",即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撤销对象仅限于生效的判决、裁定的主文内容,排除了裁判文书中事实认定、理由等内容。而本案陈连方等四人起诉所针对的是(2004)黔高民一终字第68号民事判决书的说理部分内容,故陈连方等四人提起的诉讼不符合第三人撤销之诉的起诉条件,一审法院驳回其起诉并无不妥。
六、郭彦钊诉孙楠楠第三人撤销之诉案
----最高院(2014)民申字第1959号
①在撤销之诉案中,没有申请撤销的部分,法院不做调整。(注明:要求在诉讼请求的部分具体明确)
②关于原审法院程序是否违法,不属于撤销范围
裁判要旨:本院认为:根据本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七条第二款"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夫或妻一方做出的处理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的规定,黄桂华转让其与郭彦钊共同共有的涉案房屋,属于对夫妻共同财产做出重要处理,应当由夫妻双方协商一致。但是,对于黄桂华与孙楠楠订立房屋买卖合同的效力问题,应当综合案件事实,根据郭彦钊对房屋买卖合同是否明知、受让人孙楠楠是否为善意等因素进行综合分析认定。原审判决查明在房屋买卖合同签订后,黄桂华于2012年6月30日给孙楠楠发送一条短信,内容为:"小孙,我的卡号:招商银行郭彦钊6226090100609219汇后告知即可。"同日,孙楠楠向郭彦钊的银行账户汇购房款15万元。郭彦钊认可其最迟于2012年7月2日得知孙楠楠的上述汇款行为,也承认未将上述款项退还给孙楠楠,亦未向孙楠楠及我爱我家公司提出异议和阻止其妻黄桂华出售涉案房屋。上述事实证明郭彦钊知道黄桂华卖房的情况,并未提出异议。应当视为郭彦钊同意其妻黄桂华卖房。孙楠楠有理由相信黄桂华能够代表丈夫郭彦钊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故黄桂华与孙楠楠订立房屋买卖合同,对于郭彦钊有约束力。因此,郭彦钊所提黄桂华出售涉案房屋损害了其对涉案房屋的共有权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由于本案审理的是第三人撤销之诉,审查的范围仅限于第08763号判决将涉案房屋的权属判归孙楠楠是否侵犯了郭彦钊对涉案房屋的共有权的问题。对于第08763号判决在审理中的程序和实体上的其他问题应通过审判监督程序解决,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故郭彦钊、黄桂华的其他申请再审的理由,本院不予审查。
七、陈平与中国农行长春人民广场支行案
------最高院(2015)民一终字第284号
①不同主体分别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与第三人撤销之诉,各自目的和指向的对象不同,不属于针对同一争议问题寻求不同救济的情形,因此可以分别立案处理。
裁判要旨:吉林高院一审认为:陈平受让建行营业部对安邦公司的债权后,向绿园法院申请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农行广场支行提出执行异议,目前该执行异议正在绿园法院审查过程中,尚未作出结论。故陈平的权益尚处于不确定状态,其提出的第三人撤销之诉不应受理。综上,陈平提起的诉讼,不符合第三人撤销之诉的立案条件。
最高院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据此,执行法院在审查执行异议过程中,主要针对案外人提出的异议事由是否足以阻却强制执行进行审查。
具体到本案而言,农行广场支行以吉林高院(2000)吉经初字第88号民事调解书为据提起的案外人执行异议,其目的是期望阻却陈平与安邦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的强制执行行为;陈平提起的第三人撤销之诉,是在知悉吉林高院(2000)吉经初字第88号民事调解书客观存在,并已对其所主张的民事权益产生实质影响的情况下,依法行使的诉讼权利。二者虽有一定关联,但各自目的不同,所指向的对象及其争议焦点亦各有不同,故并不属于针对同一争议问题寻求不同救济途径之情形。绿园法院对执行异议的审查亦非陈平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前置程序。综上,原审法院以执行法院对农行广场支行提出的执行异议正在审查,尚未作出结论为由,裁定对陈平提起的第三人撤销之诉不予受理不当,应予纠正。
八、孙利第三人撤销之诉案
----最高法(2015)民申字第2378号
①对不动产没有实体权利的, 不能针对该不动产提起撤销之诉。
裁判要旨:本院认为:一、二审法院不予受理孙利提起的第三人撤销之诉是正确的。理由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对于孙利是否具备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本审民再字第19号民事一案的第三人的主体资格,经查,孙利在该案起诉之前,曾因涉案房屋的买卖合同纠纷以开发公司和常洪利为被告向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开发公司与常洪利继续履行合同并承担违约金和赔偿金。该案经过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本民再初字第15号民事判决及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04)辽审民再终字第15号民事判决,结果为:孙利与常洪利之间的购房协议有效,终止履行,常洪利返还孙利的购房款65万元,开发公司赔偿孙利经营损失25万元及看护费3740元等等。该判决已经生效。而孙利此次起诉针对的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本审民再字第19号民事案件对开发公司与董金安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作出了生效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确认了开发公司将涉案房屋给付董金安。从上述生效判决和调解可见,孙利仅是对开发公司与常洪利享有返还房款或赔偿损失的债权请求权,而对于涉案房屋并不享有任何实体权利,开发公司此后将涉案房屋给付董金安亦对孙利不产生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因此,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04)辽审民再终字第15号民事判决书生效的前提下,孙利并不具备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本审民再字第19号民事案件的第三人主体资格。作为开发公司或常洪利的债权人,孙利不具备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原告主体资格,其此次起诉并不符合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受理条件,一、二审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的结果并无不当。
九、李翠微因起诉海口市美兰区白龙街道办事处、海南东方创业开发公司第三人撤销之诉一案,
--- 最高院(2014)民一终字第267号
①第三人撤销之诉与前诉之间是否有共同的诉讼标的(法律关系)是提起撤销之诉的前提
②单纯的事实上、经济上的联系,并不能构成法律上利害关系,因此不具备撤销之诉的条件。
③判断能否提起撤销之诉,主要看提起撤销之诉的当事人能否在前诉当中作为第三人
裁判要旨:本院认为:(2011)琼民再终字第14号民事判决解决的是白龙街道办与东方公司之间因《合作建设白龙农贸市场合同书》的签订、履行及解除引发的纠纷,李翠微和东方公司与白龙街道办之间就该纠纷没有共同的诉讼标的,且李翠微和东方公司之间就该纠纷也没有共有或连带关系,李翠微不是白龙街道办与东方公司之间的诉讼标的的权利义务主体。李翠微以(2011)琼民再终字第14号民事判决的结果导致东方公司与李翠微之间签订的《铺面房屋租赁合同书》无法继续履行,直接损害了李翠微的合法权益为由,请求撤销(2011)琼民再终字第14号民事判决,该诉讼请求及理由与(2011)琼民再终字第14号民事判决仅仅是单纯的事实上、经济上的联系,并不能构成法律上利害关系。李翠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第三人条件。一审法院对李翠微提起的撤销(2007)海中法民二初字第24号、(2008)琼民二终字第60号、(2011)琼民再终字第14号民事判决之诉不予受理,是正确的。
李翠微请求确认其与东方公司2004年签订的《铺面租赁合同书》及其补充合同真实、合法、有效,并判令白龙街道办继续履行的诉讼请求虽然构成一个单独的诉,但该诉讼请求与李翠微所提第三人撤销之诉没有关联性,不能依附于第三人撤销之诉向一审法院起诉。李翠微的该项诉讼请求可以向有管辖权的法院另行主张。
十、林川因与被上诉人龙秀丽、桂林市宇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第三人撤销之诉一案,
--- 最高院(2015)民一终字第273号
①区分第三人和共同诉讼人的区别
②共同诉讼人只能提起再审而不能提起撤销之诉
③两者的区别:必要的共同诉讼人争议的诉讼标的是共同的,是争议法律关系的一方当事人,在同一法律关系中共同享有权利,或者共同承担义务,对争议标的态度完全一致。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提起的诉讼,与本诉的诉讼标的不是共同的,同本诉的原告或被告均无共同的权利、义务关系。若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对诉讼标的持全部的权利,而排除其他任何人的权利,则应是对诉讼标的主张全部独立请求的第三人。若对诉讼标的不排除本诉原告的一部分权利,但本诉原告排除他的权利,则应是对诉讼标的主张部分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当这种人主张的部分权利被本诉的原告承认时,他应以共同诉讼人资格参加诉讼。
裁判要旨:本院认为: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虽然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可以申请参加诉讼,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参加诉讼。人民法院判决承担民事责任的第三人,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民诉法解释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第三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提起撤销之诉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生效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出,并应当提供存在下列情形的证据材料:(一)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二)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全部或者部分内容错误;(三)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
根据前述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林川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首先应当具备(2013)桂民再终字第7号民事案件第三人的主体资格。本案中,林川主张自己未退出龙秀丽与宇恒公司之间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关系,与龙秀丽是案涉商品房的共同购买人。(2013)桂民再终字第7号民事案件审理的是宇恒公司与龙秀丽之间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即使林川的主张成立,其也应是该案的诉讼标的即案涉商品房买卖合同法律关系的主体之一,与龙秀丽共同享有该合同项下的权利义务,即林川的诉讼地位应当是该案的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而非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有独立请求第三人或者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
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确立的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赋予了第三人对错误生效裁判的救济途径。第三人撤销之诉意味着对已生效裁判的效力进行评价,打破已经稳定的法律关系,是对判决的终局性和稳定性的挑战。第三人撤销之诉作为一种事后救济途径,不同于普通民事诉讼,其起诉条件被严格限定。鉴于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明确将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原告限定为"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此不宜再对"第三人"做扩大解释。对于非因自身原因未参加诉讼的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民诉法解释第四百二十二条另行规定了救济途径,即"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可以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八项规定,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六个月内申请再审,但符合本解释第四百二十三条规定情形的除外。"
根据前述分析,从程序条件上审查,林川并非广西高院(2013)桂民再终字第7号民事案件的第三人,不具备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原告资格,原审裁定不予受理林川的起诉正确。若林川认为自己仍然是案涉商品房的共同买受人之一,可以被遗漏的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身份依照相关规定主张自己的权利。
十一、黄光娜与海口栋梁实业公司等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案
-----[最高院(2015)民一终字第37号]
①持有较大比例的股东未参加公司先前诉讼,应当认定为归责于其本人未参加先前诉讼
裁判要旨:最高法院认为:在阳江公司诉栋梁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以(2014)琼环民终字第7号民事判决,判决栋梁公司将案涉华源大厦一层334㎡交付阳江公司并协助办理过户手续。而本案黄光娜主张其已向栋梁公司买受了1320㎡的华源大厦一层,并办理了过户手续。故上述阳江公司诉栋梁公司一案的终审判决结果影响黄光娜对案涉房产的权利,其应为该案第三人。根据(2014)琼环民终字第7号民事判决查明的事实及黄光娜本案起诉内容,其与栋梁公司系在阳江公司诉栋梁公司一案诉讼过程中,就案涉房屋签订买卖合同,当时黄光娜为持有栋梁公司50%股份的股东。在前述阳江公司诉栋梁公司一案审理结果势必影响黄光娜重大权益的情况下,黄光娜未举证证明其在提起本案撤销之诉前,知悉二审判决结果较知晓该案整个诉讼过程的条件有何不同。本案一审法院依据黄光娜股东身份、当时持股比例,及案涉房屋买卖合同签订与前案起诉时间的关系,推定黄光娜知晓前案,符合常理和企业一般经营决策惯例。一审裁定认定黄光娜应当知晓前案诉讼情况,其不能证明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该案诉讼,故其提起的本案诉讼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关于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受理条件的规定正确。
十二、高贤文第三人撤销之诉纠纷案
------[(2015)民一终字第383号]
①第三人撤销之诉在立案阶段不必达到足以证明被请求撤销的裁判文书确有错误的高度
裁判要旨:最高法院认为:在高贤弟与张琪的离婚诉讼中,二人通过广东高院(2013)粤高法民一提字第32号民事调解书将本案所涉登记在高贤弟名下的房产处分给了其子高晓龙。高贤文认 为,该房产是由高贤文出资、以高贤弟名义购买的回迁安置房,高贤文与高贤弟之间存在购房指标转让关系,且高贤文出资装修房屋并一直占有使用,高贤文是该房产的所有权人。因此,就高贤弟与张琪离婚案件即(2013)粤高法民一提字第32号案而言,高贤文应被认定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高贤文并非(2013)粤高法民一提字第32号民事调解书的当事人,且其对此并无过错,即存在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而未参加诉讼的情形。同时,高贤文在提起本案诉讼时提交了经济适用房买卖合同、购房款付款凭证及收款收据、物业费发票、借款合同、高贤弟出具的承诺书等证据材料。在立案阶段对当事人举证责任的要求,虽然第三人撤销之诉案件较普通民事案件而言要求高,但并不要求达到足以证明被请求撤销的裁判文书确有错误的高度。高贤文在起诉时提供的上述证据材料初步证明(2013)粤高法民一提字第32号民事调解书部分内容错误,并损害了其民事权益,因此,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百九十二条关于提交证据材料的规定。此外,高贤文自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生效民事调解书的法院提起本案第三人撤销之诉。因此,高贤文的起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百九十二条的规定,广东高院应予受理。